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中文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Shop | Space
 

CONTINUOUS TERMINUS | ARTFORUM
2018-08-29 15:51
Mao Haonan: It Turned Out To Be An Adventure when it disappeared 茅昊楠:它在消失之后成为了奇遇

文/李博文

“数码艺术实践倾向于直接展示不同创作在技术、观念乃至审美层面的共同出发点。”

香格纳M50艺术家或策展人自主策划的展览单元Carte Blache第三场由孙啟栋策展。在这次双人展上,两件占据中心地位的大型作品分别是茅昊楠的高清影像《行动,几乎难以思考》(本文提到的作品均创作于2018年)——有清醒画面及独白的作品以一种催眠式的、精确的、闪烁其词的方式讲述了作为创作伦理隐喻的战争叙事;以及熊振凯基于算法创作的三屏装置作品《不在反映》——艺术家在三张面向同一个中心点的屏幕中构造了一个基于算法生成的空间,这空间在貌似不断塌缩的过程中以一个飘浮的镜面维系自身。展览中包括《Change》、《坠入》、《消极烟火》、《三面》在内的大部分墙面作品可被视作基于这两件作品发展创作得到的成果。对于不熟悉两人创作的观众来说,两位艺术家在审美以及创作语言方面的相似度可能极具混淆性。展场的无差别空间处理方法也加强了这种混淆体验:除了入口处茅昊楠的《它在消失之后成为了奇遇》异常光亮之外,其他作品被完全笼罩在黑暗之中,作品表面及四周吝啬地散发着一些氤氲而有数码感的光(观众可以轻易想象另一种双人展样式——于一片漆黑中观看其中一人的作品,再于日光灯管的照射下观看另一人的作品,等等)。在此次展览中,这种混淆体验是恰如其分的,首先因为两位艺术家相对年轻;其次,数码艺术这种创作门类也仍然是年轻的。

不同于绘画艺术家对于往往与个人叙事相关、彼此迥异的风格的痴迷追求,数码艺术实践倾向于直接地展示不同创作在技术、观念乃至审美层面的共同出发点,从而暗示一种为所有艺术家所共享的庞大数据库式结构。换句话说,绘画艺术家视绘画史为重负,而此类基于数码技术进行创作的艺术家则不以为然,因为他们不仅不会将技术本身视为创作主题(作为创作主体的艺术家个人也难以对技术发展做出任何实质性贡献),也没有必要在意作品是否在风格层面与其他艺术家类似或雷同。“独特的、商标式的、可被艺术史铭记的个人风格”不是推动这种创作发展的最核心主题。这种创作因此也不是人本主义的,与某个创作主体的命运无关(茅昊楠与熊振凯清楚:非人的创作主体无时无刻不在创作包括他们两人作品在内的新事物)。但最核心的主题是什么?从“持续终点”展览的两件核心作品及其诸多演变形态看来,两位艺术家对于占领空间-从空间内退缩的循环运动感兴趣,就像是某种适合于特定昏暗场合的数字音乐一样。

Related Exhibitions:

Carte Blanche: CONTINUOUS TERMINUS 08.17, 2018

Works | Press Room | Links | Jobs ShanghART Singapore

iPhone App in iTunes   ShanghART APP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17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