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Press | Shop | Space

唐茂宏:我就是在和图片闹着玩 | 艺术世界
2021-12-05 16:32

作者: 朱海健

“我希望我的片子里有无数个片段,它们就像粉末一样散落在时间中,以秒计算着,和我们一样的卑微。它们与各类图像玩着‘擦边球’的游戏,似乎与什么都有些关联:政治、童真、网络、色情、历史、八卦、暴力、身体、幻想、她、他、它,也许还有艺术,你可以快进着看,单桢看,只看一小段,远看或者近看,因为没有哪个片段和画面是重要的”
唐茂宏说他不是一个影像艺术家,只是做了一些实验动画,他还在做装置行为。但是我想他的实验动画已经足够吸引人了。
唐茂宏1975年生于广西灵川,一个挨着桂林的小城。初中毕业后考入上海工艺美校学习室内设计,四年学业完成之后在上海从事室内设计工作。这份工作是短暂的,他很难适应和各类客户打交道,不久回到老家广西开始准备高考。因为耐不住要等油画干的时间,所以唐茂宏更喜欢画水粉,随后考上中国美院的版画专业。在离开学校生活一年之后又重新回到学校,开始了对他有着重要影响的四年美院生活。版画专业给了唐茂宏很多的时间和空间去构建他自己的创作,如他所说,每次作业都是一次自己的创作,而且版画专业的气氛一向不错,邱志杰、蒋志都是这个出身。
2000年唐茂宏从国美版画专业毕业,那一年他的作品开始呈现在观众面前。当年唐茂宏做了两个行为《光盒作用》和《走》,《光合作用》“用线条记录12个准点时间阳光在我身上的形状”,《走》则记录他从杭州动物园一路走到上海博物馆的过程,但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走,而是记录他赤脚不停地在路上、公交车、火车、地铁走动。之后唐茂宏以平均每年两个作品的速度不断创作,作品都是行为和装置,这些作品开始出现于上海和国外的各种展览上。毕业之后唐茂宏曾在杭州呆了一年,之后因为胡介鸣和小金峰的介绍去了上海的一所中专做了老师,他的那些行为和装置作品也基本在那段时间完成。从那时候开始唐茂宏一直生活工作在上海,2005年他结束教师的生涯,成为职业艺术家,也是在那年开始了他的实验动画创作。
《兰花指》是唐茂宏的第一部实验动画作品,正确地说是三屏动画装置,更多的时候影片是以装置的形式在展览中与观众见面。这也是他一次用动态的影像来表达他的“胡思乱想”,原因按唐茂宏的说法归结为:影像的表象更为宽泛、更为丰富、更能表达他的“胡思乱想”,而选择动画而且不是一般的影像,是因为他更习惯一个人慢慢地做一件事,不能适应很多人相互协调的工作。三个圆形的画框并列在画面之中,画面内容之间没有任何直接的联系,它们是片断式的,随时可以抽出其中的一个画面单独成章。画面内容千奇百怪充满魔幻色彩,长尾巴的女生、巨大的蜗牛、兔子在和大象交配、长着兔耳的蒙面人、绚烂的蘑菇......你会惊讶于他对生活中图像的敏感,这些影像交织在一起让你无所适从,思索画面背后更深的含义变成徒劳,“我认为去想象片子里面的意义是很无谓的,没有为什么,都只是碰巧发生的......闪烁其词,欲言又止是片子的风格”。
2006年唐茂宏完成了他第二部作品《你们是我的花园》,“尽管片子几乎全部原始素材来自于网络上的现成图像,但是这个作品并不是一个关于图象再生产的可能性报告。事实上,我放弃了在作品中提问和讲道理之后,随性地选择图像和更改图像是一个必然结果,或者说,在我不知道作品可以用来做什么和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的情况下我选择了一种懒惰和消极的方式来延续我的思考”。影片较之《兰花指》更为丰富,五个圆形的画面并列在画面中,数量的增加其实并不能代表什么,关键是影像的图形变得更为有力,更有空间。影像上延续了《兰花指》的风格,依旧没有直接说明什么或者告诉你什么,无法让你直接得到某类感触,只是那个影像的碎片会潜伏在你的身体里。
或许会有这样一个疑问:唐茂宏的第三部作品会是怎样的?前不久唐茂宏为韩国全洲电影节制作了一个45秒的片头,影片变成单屏,几乎是观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图像的魅力便已扑面而来,幻想和诙谐暴露无遗。当然,更好的还在后面,他的新作品已经在酝酿之中,那一定会是你的感官从未触摸过的。


唐茂宏访谈

ArtWorld:你什么开始学习绘画的?当时学习绘画的目的是将来成为艺术家还是想走出灵川,去大城市?
唐茂宏:初一开始学习国画,老师教《芥子园画谱》,就是喜欢,好玩,爽。对传统文化的敬畏就是从那时闻到的第一缕墨香开始建立起来的。

ArtWorld:工艺美校的4年学习给你带来了什么?为何毕业两年之后又去考了中国美院版画专业?
唐茂宏:当时工艺美校在很偏僻的嘉定县郊,那时县城里还保留有完整的水乡和明清园林。你可以想象一个少年揣着满满当当的荷尔蒙流窜在水乡古街,几无游人的园林、画室、图书馆、录像厅和溜冰场里,4年挥霍掉以后已经是个文艺愤青了。搞设计怕把理想搞没了,于是就考到美院了。

ArtWorld:国美毕业之后你开始做行为和装置,这和你所学好像关系不大,为什么选择做行为和装置而不是绘画或者其他?
唐茂宏:在学校里的时候已经开始做了,天然地就觉得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年轻嘛。在选择形式和媒介上面没有什么障碍,都一样的。

ArtWorld:在2000年毕业之后的5年你做了十多件装置和行为的作品,这些作品看起来更多的是关注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
唐茂宏:人就这么些大小破事,去关注他们是为了让他们关注我所关注的。

ArtWorld:在2005年你开始做实验动画,当时是什么样的想法让你去尝试这些对你来说全新的东西?
唐茂宏:就是怀念以前用图像来说话的感觉,但是又不愿意搞架上,觉得动画可以过图像的瘾就想试试了。

ArtWorld:实验动画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当时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它又给你带来了哪些兴奋点?
唐茂宏:没有什么难的,因为没有想要一定怎么样才行。没有干过已经让人很兴奋了,后来发现用动画可以轻而易举地造假和瞎编,你知道,撒谎是一件很有快感的事,而且容易上瘾。

ArtWorld:如你所说的“我希望我的片子里有无数个片段,它们就像粉末一样散落在时间中”,在创作《兰花指》之前是否有一个大概的脚本,来串联画面之间的关系,或是随兴的创作?
唐茂宏:之前在内容上做了一些准备,但是在制作过程中就抛开了,基本没用。我没事喜欢上网搜图玩,下载了很多图片,每天每次的兴趣都不一样,实在想不出来搜什么了就瞎敲几个字母等着看结果。我就是在和图片闹着玩,玩到哪儿算哪儿。

ArtWorld:《兰花指》包括之后的《你们是我的花园》,其实画面和画面之间的外在联系是很少的,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不是散落的,你觉得影片中的内在联系是什么?
唐茂宏:我本身的局限注定了这些联系是必然的。

ArtWorld:《你们是我的花园》感觉上是《兰花指》的一个延续,只是画面上由三个圆圈变成五个圆圈。你的第一部作品应该是非常成功的,在开始第二部作品的时候我想应该会有很多的考虑和抉择,你是怎么考虑的?
唐茂宏:《兰花指》完成以后觉得意犹未尽,就接着做了《你们是我的花园》。工作方式和前面一样的,没有内容的构思,不欲设时间长度......

ArtWorld:仔细看你的影片会发现一个有趣的规律,基本上所有画面中的人和物体一直重复着一个动作,是设计好的还是制作的方便?
唐茂宏:是设计好的带来了制作上的方便,我想让他们都和我一样的懒而且无知。

ArtWorld:在《兰花指》和《你们是我的花园》中音乐对整个影片有着非常重要的分量,而且恰如其分,你是怎样考虑音乐和你画面之间的关系,谈谈你和音乐制作人的合作吧。
唐茂宏:《兰花指》的音乐是金锋做的,我们彼此比较了解,他是卡拉OK之王。把片子给了他,一天之后我在电话里听到了小样,很好,就完成了。《你们是我的花园》我是找的林笛,以前一个朋友的片子她给配过音乐,有一段我印象很深,就找了她,大概聊了几分钟,两天之后我拿到了音乐,很棒,气质和片子很接近:肤浅,单薄,零碎和不知所措。

ArtWorld:你说选择多屏是因为能让影片变得看起来更为丰富,但是会不会分散了注意力从而削弱影片本身的力度?
唐茂宏:多屏是考虑到可以更肆无忌惮地往影片里添油加醋而不用顾及片断之间的关联,让扯蛋的事情更无理,让想象力更廉价。

ArtWorld:你是不是非常喜欢观察周边的事物?和你的影片一样喜欢对着周围的事物幻想?
唐茂宏:是。

ArtWorld:你说自己是一个懒惰的人,应该是你对创作的一个习惯吧。
唐茂宏:这习惯不好,太容易了,很难获得成就感。

ArtWorld:动画的创作应该是比较漫长的,而且需要与人合作,在长时间的创作中是否会让你烦躁不安,失去对作品的信心?
唐茂宏:不长,我一般在两个月左右完成,不过不包括准备阶段。作为由团队来完成的作品,动画是会在制作过程中间质量慢慢缩水的,原画,加动画,后期合成的每个阶段都很能锤炼人的坚强。

ArtWorld:到现在为止你已经创作了三部实验动画作品,将来会不会重新回到装置或者其他介质上去,实验动画只是一个阶段的兴趣?
唐茂宏:已经在做其他的了,谁知道以后啊,当代艺术这么无聊,能撑多久就多久吧。

ArtWorld:听说你又在制作新的实验动画,能给我们透露一点消息吗?
唐茂宏:一个综合的计划,里面包括一个动画长片,我明年做完以后准备用这部片子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给搞实验动画的抹抹黑。

-----

Related Artists: TANG MAOHONG 唐茂宏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22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