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Press | Shop | Space

“执光者”鸟头 用纯熟的摄影技术“旁观”世界 | 雅昌艺术网
2021-12-30 18:15

罗书银 雅昌艺术网 2018-09-11


“欢迎再来鸟头世界,2018北京”是艺术家组合“鸟头”在香格纳画廊北京空间推出的最新个展,展出了他们在创作上一批全新的尝试。

此次展览最大的展厅呈现了鸟头最新的一组影像装置作品《有风》,这是一件与光有关的作品。位于展厅中间的风车在风力的带动下转动,其叶片上的影像,风车本身的倒影,如幻灯片一般轮番地投射在墙面上,与四周墙上的一系列配以LED灯箱外框的摄影作品《我梦》彼此交织,这些摄影作品如同一个静物剧场,有些是缤纷的食材,有些是可爱的人偶,有些则是艺术家本人的肖像······每一张情节生动的照片背后,都是艺术家“自我写真”的体现,也揭示出属于“鸟头”的艺术趣味。

如果说,这组展览上最大的装置作品是以“鸟头”的方式回应了:“是光造就了摄影”,而在另一组新作《鵟》中,他们在作品上题上“执光者”,则表明了他们对自己身份的认知。在这一全新尝试的系列作品中,两位即兴地在“坏照片”上进行涂鸦,许多都出自艺术家灵光乍现的瞬间。比如最近经常出现在画面上的涂鸦“色系女子”几个字,源自他们正在读的小说《金瓶梅》中西门庆对潘金莲的评价:“绝好”二字,将“绝好”拆分开来正是“色系女子”。

另一件同样由“坏照片”处理而成的作品《永恒的永恒》被艺术家形容为“惊为天人”。作品是艺术家助手在工作室内处理“坏掉”的一张照片,随手一扔丢在垃圾桶里,在清理时,当艺术家重新打开,原本显影时坏掉的痕迹,与无意间产生的折痕使这张废弃的照片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影像上分别为西方历史遗迹和中国园林石头,艺术家谨慎地用一层琥珀般的环氧树脂牢牢地封住照片中的石头,使其看起来好比凝结在琥珀中的化石,而摄影在按下快门的瞬间亦将生命存在状态冻结。无意中的一个行动,在此却产生了“永恒”的状态。

同样源自暗房工作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的测试相纸,在《为了更大的一张照片 2018》系列作品中成为作品的材料,保留了因曝光时间长短不同而产生的明暗不一的效果,使照片看起来更加具有诗意。

此次展览也带来了鸟头从2011年开始经常创作的最具有代表性的矩阵作品。作品由上百张照片整齐排列成一个矩形,照片来自世界各地人类建造的景观,有的历史久远跨越千年如西西里岛神庙遗迹,也有的倏忽拔地而起建成的城市新大楼,以及接驳空间如公路、天桥、汽车高架等。虽然每张照片都有着各自的情节,但在整个矩阵中,他们成了整体画面的组成部分,在新作《鸟头世界2018》中,或正、或反、或倾斜90度摆放的照片,由光影的变化使整幅作品在远观时产生了一个交叉的“X”形。在这里,鸟头日常拍摄的照片犹如一幅画面构成的最基本的元素,那些不受艺术家所左右的最客观的环境,拼贴在一起,却往往能组成最意想不到的画面。

正如鸟头这一组合对自身的认知,这两位“执光者”一直在尝试运营他们纯熟的摄影技术,用最直接的本能反应来处理最原始的素材,回应他们所观看到的现实世界规则的荒诞,旁观人类文明的兴衰。而驱动他们原始能量的,正是对于人的质朴的浪漫情感的追溯。

雅昌艺术网对话鸟头(宋涛及季炜煜)

雅昌艺术网:这次风车是最新的尝试,怎么样产生了这个想法?

鸟头:我们的作品一般都是一个人先提出想法,另外一个人迅速理解,两个人开始讨论,进一步交流。风车就是这样做出来的,我(宋涛)先有了这个想法,然后提出来,小季(季炜煜)很快理解,画出草图,而且做第一个的时候我当时出差了,是小季与技术人员沟通开始做的,到这次展览的呈现,跟我们两个当初讨论的诉求是完全一致的。

当时提出来就想做一个跟光、影、以及由此营造出来的气氛相关的作品。因为风车本身有很浓的特性,很容易营造一个大家共性的氛围。

雅昌艺术网:在“坏照片”上的涂鸦是你们当下创作的一个日常状态吗,为什么会想到在坏照片上创作?

鸟头:这些小的东西都是即时、即兴的,为什么选择坏掉的照片,因为一张好照片背后会有大量的失调,可以在上面实验很多新的想法,在做作品时很轻松,而且可塑性也很强。然后这些小的东西可以转化到大的东西,通过尝试材料和材料之间的关系,对能达到的效果有更大的把握。

雅昌艺术网:在重新发现原本要丢弃的《永恒的永恒》这幅作品时,你们是什么感受?

鸟头:惊为天人。一方面你可以看到这幅照片是非常轻松的,另一方便,时间使这些化学药剂产生了一些随机的变化,然后给你一些意料不到的效果。

事实上,这张照片本身的底片没有问题,只是当时不符合我们创作的需要,就把它仍在了一边。现在照片上所呈现的褶皱、破损,没有洗干净的药水,都是自然或半自然的状态带来的,这种偶然性是可遇不可求的。

这其中体现出了一种东方的哲学:自然中某个景的存在可能是客观的或人为的,但它会跟自然产生关系,随着季节的变化,光线的变化,产生不同的景致又是不可控的。

雅昌艺术网:这跟你们的创作有关:一方面你们主动地选择某些景,但这些景可能会随着环境变化,这又不是由你们控制的,你们希望在创作中保持二者之间的一种平衡的对话关系?

鸟头:对我们来说,我们的工作很多时候都是在取舍,因为你没办法控制环境的变化,只能决定要不要这个景。有时候飞到另一个国家,想好了要拍一个东西,但季节不对,根本拍不到你想拍的东西,这时候怎么办,就拍别的呗,总有东西可以拍,那时候就是让自己往后退一步。

雅昌艺术网:你们合作十多年来,如果总结起来,你们的创作方法是怎样的,可否用具体的作品来阐释说明?

鸟头:最早是一件作品是2004年创作,2005年在香格纳H空间展出的我们两个人互相拍摄彼此肖像的作品;之后是2011年,我们在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上展出了的矩阵作品,事实上,这件作品最早是2009年在连州摄影节上首次展出。那是我们第一次把尺寸一样的照片密集地排起来。2015年在香格纳画廊做了更大的一次展出。

将这些照片排列在一起会延伸出一个点线面的关系,产生更大的一个画面的形。通过将一些图像倒置,从而使原本图像的内容的情绪更加突出,但我们从来不会为了某个形而去剪裁照片,只是用最简单的反转图片的方式调整画面。简而言之,我们还是比较喜欢用比较直接的方式,简单的技术手段去还原日常化的,看似毫无目的的“生命状态”。

-----

Related Artists: BIRDHEAD 鸟头

Related Exhibitions:

Welcome to Birdhead World Again, Beijing 2018 09.09, 2018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22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3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