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Press | Shop | Space

中国当代艺术先锋、老顽童、上海老克勒,带你认识一个多面的余友涵 | PSA
2022-01-11 18:29

“余友涵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即将于10天后在PSA正式开展,本次展览是PSA的年度收官展览,同时也是艺术家余友涵先生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内容最为全面的回顾展。

余友涵是中国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也是艺术发展的积极参与者。他开创了上海的波普艺术与抽象艺术先河,是最早受到国际艺术世界关注的中国艺术家之一。

余友涵为人友善随和,却又带有自成一派的风趣与幽默。已迈入“从心所欲,不逾矩”年龄的他,被身边的人称为调皮的“老顽童”;出生并成长于上海的他,具备了上海人特有的敏感、精明与独立。 他珍藏一辆20年前从淮海路旧货店淘得的英国“蓝羚”牌自行车,不时拿来骑一骑。这种追求生活品质却又节俭的精神也正是上海老克勒的态度。

所以在正式开展前,让我们在作品之外,从余友涵如何与艺术结缘,逐渐走向国际艺术世界,以及教师生涯这三个方面来详细认识下他吧!


余友涵与艺术的初邂逅

1943年,余友涵出生于上海。在那个变幻莫测的年代,余友涵的成长轨迹与社会的变迁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在他幼年时,有两个人启发了他对艺术的好奇与热情。一位是小学的谭老师,另一位则是邻居的范家爸爸。

谭老师

1950年,因为母亲重病的原因,年仅7岁的余友涵被送至居住于上海南市区的阿姨家里。余友涵小学就读于蓬莱路第二小学,成绩优异,经常获得奖学金,一直是模范生。三年级时,他遇到了教美术的谭老师。在他印象中,谭老师“个子不高,皮肤黑黑的,戴副眼镜,很喜欢我。”

谭老师鼓励他画速写与素描,余友涵在他的培养下,对绘画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尝试画了高尔基与马雅科夫斯基的肖像画。临近小学毕业,谭老师建议他去考浙江美院附中。但是因为余友涵不拘一格的绘画方式与苏俄学院绘画体系不相一致,最后未被录取。余友涵至今记得“为此他很动了感情,带着我跑了很远的路到城市另一边的招考点,问招生的老师我没被录取的原因,人家当然说我已经不错了,但还有更优秀的。他似乎认为我当然应该被录取的,那时正是大热天,我们走得浑身是汗,回来路过淮海路他买了一块冰砖给我吃,我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邻居范家爸爸

另一位对余友涵产生了重要影响的人,则是他的邻居兼好友范额伦的爸爸。当时范爸爸是上海戏剧学院的教授及贝多芬书店的创始人,同时也是著名艺术家林风眠、刘海粟的好友。

初中时期的余友涵经常去范家玩,印象最深的就是范爸爸的书柜。满满的书架上堆放了各种学科的书,其中包括法国印象派等欧洲近现代画派的印刷精良的画册和书籍。而范爸爸自己也会画画,他的绘画风格带有中国民族风格的后印象派与野兽派表现主义。这些书与画为余友涵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转向热爱能够自由表达个人情感的艺术。

余友涵时至今日始终难忘范家爸爸对其的启迪,他称其为启蒙恩师。他与范额伦一直是挚友与知己。


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参与者

在两位启迪者的影响之下,余友涵走向了艺术道路。1973年,他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回到上海任教于上海工艺美术学校。随着文革的结束,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引进了许多西方文学、哲学、艺术的思想。全国各地的艺术浪潮不断地涌现,1985年上海的“现代绘画——六人联展”就是其中的标志性活动之一。

“六人联展”由余友涵及上海工艺美术学校的学生丁乙、秦一峰、汪谷青、艾得无和冯良鸿参展。在这场展览中,余友涵的抽象绘画“圆”系列首次展出。也正是这场展览,让余友涵与当时上海的重要艺术家们结识,并在之后共同参与了1986年的“凹凸展”。

1989年,余友涵参展了中国当代艺术史中至关重要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他的“圆系列”呈现于中国美术馆的三楼。其实那个时候,余友涵就已受安迪·沃霍尔与理查德·汉密尔顿的波普艺术影响,逐渐开始创作他的政治波普系列作品。这系列的“毛”于1992年“后八九香港中国现代艺术展”中展出,让余友涵扬名海外,深受西方艺术世界的关注。并于随后受邀参加了1993年“第四十五届威尼斯双年展”。


身为教师,启迪了无数艺术青年

作为教师,余友涵通过教育影响了许多热爱艺术的年轻人。他曾经提到自己的教学理念与主张:“教育首先应该培养学生健康的心灵,其次培养学生科学的思维与研究方法。在美术教育而言,还要培养学生高尚的审美观。”在他自由且开明的教育方针之下,他的学生也寻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与道路。丁乙、秦一峰、冯良鸿等人走向了抽象艺术,而王子卫、计文于等人则走向了波普艺术。

丁乙时常提及余友涵让他认识到塞尚的重要性,彻底改变了他的创作方式。丁乙曾回忆“余友涵是我的现代主义启蒙者。起初我们并不认识,只给我上过摄影课。当时遇见一位中学时代的师兄,是在余友涵班级的,与他关系比较好,就过来宣传说余是全校最好的老师。当时我画画很努力,一心就想做艺术家,所以交流就开始多了。当时从余友涵那里借得郁特里罗的画册,每次出去写生完了之后对着画册改,第二天再继续出去画,就这样反复练习,然后再拿给余友涵,让他提一些批评意见。”

余友涵的先锋精神不仅影响了他所教育的学生,还间接地陶然了许多艺术家。他在潜移默化中,推动了上海乃至中国的当代艺术发展史。

参考文章:Yu Youhan The (Dis-)placed Literatus in Revolutionary and Post-revolutionary China, Paul Gladston
《余友涵访谈》,访问者:翁子健,比利安娜
《我的小学老师》,余友涵,2014年5月18日《周末画报》生活版 One person One story 专栏
《风景课新探及新概念艺术教育思索》,余友涵,2000年为上海工艺美院教学所写的小结
《丁乙采访》,访问者:Mathieu Borysevicz
《激进艺术小史 八十年代上海记事》,赵川

-----

Related Artists: YU YOUHAN 余友涵

Related Exhibitions:

Yu Youhan Retrospective 12.24, 2016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22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