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Press | Shop | Space

赵半狄:拥抱那些熊猫,也拥抱那个少女 | Noblesse
2022-01-14 15:06

作者:陈元

在此次复星艺术中心天台艺术季中,赵半狄带着他的熊猫“回归”了。这是他首次尝试熊猫雕塑,用他的话说,是“柔软的”,“换在十几年前不会去做的”作品。

结合他为此次“熊猫花园”创作的肖像画,为复星艺术中心露台特别打造了一个以熊猫为主题、散发着独特气质的空中花园。

你甚至不用推开直面复星天台艺术中心的玻璃门,就可以看到他的3座熊猫雕塑——迎门对着你的那两只,半似拥抱半似打闹地扭在一起,胖乎乎的身型着实笨拙又可爱。这是赵半狄为这个空间打造的全新作品之一,《漩》。

作为中国当代先锋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赵半狄的“熊猫”太有名了。早期以“现实主义”绘画的精湛技巧闻名的他,在放弃绘画后,把熊猫作为个人的艺术符号,涵盖时装、影像、电影、行为等媒介的创作介入社会讨论,通过一系列内涵多义的作品为中国艺术界呈现了一道独特景观。他试图向外界传递一种信息,也力图通过熊猫这个形象去改变世界。2006年,赵半狄发起“熊猫孤老院”大型公益项目,他以“用创造力换一座孤老院”为口号,汇聚孩子们以熊猫为主题的艺术作品,销售所得用来在黄河边建一所孤老院。这是属于他“熊猫时代”的落幕,从此他和熊猫道了别。

2020年,赵半狄在上海昊美术馆做了一个“赵半狄的小窝”,之后又辗转到武汉、南京,用竹子搭起来的天然帐篷坐落在白盒子空间里,许多人在这样半私密性的空间里分享自己的故事,许多人就此怅然流泪,赵半狄已并不惊讶。“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做这么一个煽情的作品,我只是想,在这么一个严峻的世界面前,应该做一个演示柔软的作品——小窝基本是这样的作品吧,但我没想到这样的柔软会让大家流泪。”

本次复星艺术中心天台艺术季的“熊猫花园|云上的日子”,赵半狄的熊猫回来了,以同样柔软的姿态回归。这也是赵半狄首次尝试雕塑创作——熊猫,不再是那个意义鲜明的符号,而是以温柔可爱的形象走入公众视野。

如果说,之前他以熊猫作为符号是试图改变现实的艺术实践,那么“熊猫花园 | 云上的日子”则是针对当下全球疫情的现实,并结合他为此次“熊猫花园”创作的画作《17岁女孩璐楠的肖像》一同带人走进一座介乎现实和梦想之间的天台花园。

Q&A丨N=Noblesse  Z=赵半狄


N:你很多作品都会有熊猫。为什么会对熊猫那么感兴趣?
Z:其实你说我有多喜欢熊猫,我不确定。我只觉得熊猫跟人的界限,在我心目中没有那么明显。我也做过驴的派对,也做过鸭子,在我心目中,它们和熊猫一样。

在多年以前,我那时候形象经常是扛熊猫的,把熊猫绑在头上,这是我一个标志性的形象,走南闯北。但时候我的状态跟现在是不一样的,那时候是我要扛着什么,有一种要更改世界的企图。

N:为什么最后选了熊猫?
Z:这是个非常遥远的疑问。其实在那时候,在我想更改这个世界时候,我需要“绑架”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应该有足够的力量,我觉得可以试验一下熊猫,结果还是比较有效的。所以我并没有说我多么喜欢熊猫,就“从更改世界的角度”来说,这是非常功利的。我觉得既然我有这个愿望,就需要一个帮手,我一个人太孤单,太薄。熊猫加进来就不一样了。

N:想改变世界的想法怎么来的?
Z:这是我前些年的愿景,真的是。很多有抱负的人都想改变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的伟人,他们也改变了世界。我觉得很多人都心存要改变世界的想法,但是现在,我可以非常坦然的说,我完全没有这个想法。这个想法对我来说,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N:是什么让你改变了这个念头呢?
Z:我觉得经过对世界的了解之后,我对世界的认识变了,然后我的心境变了,所以我今天才有可能做一个“熊猫花园”,如果是10年前,我可能不会做。

当复星艺术中心主席王津元向我发出邀约的时候,问我能不能做一个公共的艺术项目?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的一个契机。我说好的,我的熊猫可以回来。但是怎么回来呢?就完全放下他的包袱,放下一切,轻盈地回来。

我愿意展示这样的熊猫,愿意用温柔的自己的那部分,我把我对内心柔软的部分呈现出来。毕竟我觉得,公共艺术还是要尽量跟别人多分享一些,所以我把我这温柔的东西拿出来跟大家分享,就觉得ok了。

N:说回这个展览。这次的展览上有3座熊猫作品、一副画作。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组合方式?
Z:我很早就在构思了,做“赵半狄的小窝”那个展览的时候,在昊美术馆办了一场00后的派对。这次展上的画,画的就是其中一个00后,17岁的女孩。小窝之后,我加了不少观众的微信(我现在微信里大部分都不是艺术圈内的人,哈!),这个女孩的朋友圈,让我印象深刻,她是玩Cosplay,一穿上衣服就进入二次元了。她喜欢的那个动漫人物就是17岁的少女,她是穿上她崇拜的人物衣服,然后深夜在街上趴着,甚至为了她去练跳舞练劈叉,你想动漫人物多夸张啊!

我和王津元主席说,有三个熊猫一张画,但这是构成一个精神世界的一个框架,一个精神花园。在某种程度上也延续了我在昊美术馆的“公共空间”,还包括一点隐私才好,我觉得这才完整。最后定了,我就联系那个女生,她说“太棒了赵老师,我今年17岁,你要把我画下来,我就跟角色锁定了。”

N:这次主题是“熊猫花园|云上的日子”,所以其实是创造了两个空间,两个维度?
Z:对,这次展览有4件作品,3个熊猫,1幅画。我觉得要展示一个人所处的现实和他梦想成为的人之间的距离感,把这种戏剧性表现出来。

梦想是什么?梦想是那个空中花园。人总是有一个自己还想成为的谁,总是有距离感,我觉得这才是肖像画。

-----

Related Artists: ZHAO BANDI 赵半狄

Related Exhibitions:

Zhao Bandi: Panda Garden Sep,2021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22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