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RT Gallery 香格纳画廊
Home | Exhibitions | Artists | Research | Press | Shop | Space

Yan Bing: Pear Blossom Turns White opens at Guangdong Museum of Art in Guangzhou (CH) | ShanghART WeChat
2022-05-09 12:00

香格纳画廊荣幸宣布闫冰个展《梨花白了》于3月25日在广东美术馆开幕。此次在美术馆七号空间的展览为我们打造了一个独立于纷扰繁杂的世界之外的安静空间。不同于鲜亮跳脱的色彩协奏,闫冰的作品是凝视的、安静的,同时是遥远的、诗意的。本次展览缘起于闫冰2021年春天在家乡甘肃自东往西的长途旅行,同时也是艺术家去年香格纳上海个展的延续。值展览开幕之际,我们在此分享艺术家本人关于这趟旅行的一篇散记。


闫冰旅行散记

这些作品,是基于我一趟回溯少年时期生活经历的旅行而来。

2021年的春天,我独自回到甘肃,从东往西,用将近五十天的时间游荡,涉身田野,村庄,河流,历史遗迹,戈壁,荒原等地。期间释放记忆,希望通过行走中的对照和反思,来求得化解或明晰自我人生中的若干问题。也因为这个愿望,路途中我经常会恍惚了时空,记忆与当时交织,终于还是无法分离。不同地域,生活在其间的人,一路上的所见所感,辽阔的时间,以及这一切在我自身时时刻刻的反应,都在我心里留下了具有象征意味的质感。这些质感犹如烫手的陨石,要我以艺术的手指去捡拾。漫长的行途中,我通过照片,绘画以及文字等方式尽可能的做了一些即时的记录和处理,以备遗忘。一年之后回看,旅途的真实,也并未消弱遥远的记忆,它们悄然形成了新的维度。艺术很多时候帮不上忙,但它的参与,会让我偶尔脱身出来,获得异样的体验,以及穿过复杂情感的可能性。

四月的西北春寒料峭,不时有冷雨夹着雪,万物依然萧索,但还是有勇敢的杏花和桃花开满长坡,繁华而寂寞。

遗弃的村庄,守望的村庄。

荒凉的山丘里有人家,有小路出没。干枯的草丛里猛然腾起一只鹰鹞,爪子里握着一只鼠。孤独的牧羊人驱赶羊群来到干涸的河床,啃食沙土上的盐。

被风吹老的人,鲜艳的衣服。

宁静的院落,整洁的房屋,老人们坐在炉火旁,说一些旧事,各自想念在远方的孩子。

一位老人指着门前的一棵梨树,对我说:再过二十天,它就开了。

出没在时间里的河流,从遥远时间里迁徙过来的人和鸟。

在一大片山里有很多废弃的村庄,没有人,它们的名字还留在地图上。在几百里之外的绿洲,又遇到不少不知何年迁移而来的移民,还用原来的名字为新村庄命名,名字是唯一的线索。他们嘱咐我路上小心,饿了就吃饭,累了就休息。

有一天好天气,在戈壁滩上偶遇绿洲,看雪水成河浇灌初春的幼苗,竟多少弥补了我少年时的农业遗憾。

我试图画出些画来,但心绪纷繁。

散落在荒野里的古城和烽燧残迹,曝露在烈日下,顶着风沙,肃杀和苍凉,要我咬牙忍受。

有一天我走向一个湖泊,那个湖泊远看像一把蓝色的刀刃。临近了才发现被铁丝网围起来了,我看四野无人,便翻越围栏往里走,远远看见齐腰深的荒草丛里立着一匹黑棕色的马,马的不远处还站着一个人,他发现了我,笔直地朝我走来,然后并肩一起走,他一言不发,一直陪我走到湖边,指给我某个高出,说那里能看得远。

有一夜在戈壁上穿行,除了车灯照亮的前路,高处的残月和寥寥星辰,我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心里有东西涌动,不由得大声喊唱。

荒凉处不知名的骨头,给人勇气。


“与八街九陌、四衢八街的现代文明景象息息相关的艺术表现形式不同,闫冰的作品脱离了当下最热门的数字化、信息、科技的讨论,返璞归真,从土地、草木寻找本我。他的创作扎根于家乡的黄土地,曾经在黄土地上的劳作,以及身处光怪陆离城市中与家乡记忆的冲突所带来的思考、感触,塑造了闫冰面对这个世界的底气和触摸这个世界的方式。”
——广东美术馆馆长 王绍强


“闫冰作品的信息量一般比较少,给作品带来份量的是艺术家背后的劳作、经历和感悟。闫冰带有节制性地释放着感情,既不怀古,也不悲悯。云淡风轻背后是对苦难的消化、咀嚼,然后吐出的能量。”
——策展人 沈瑞筠

-----

Related Artists: YAN BING 闫冰

Related Exhibitions:

Yan Bing: Pear Blossom Turns White 03.25, 2022


上海香格纳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

© Copyright ShanghART Gallery 1996-2022
备案:沪ICP备0909454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34号